来自 百川股票战法视频 2017-12-06 02:24 的文章

经典书籍赏析(一):《一个投机者的告白

  职业说的课程,从经典书籍分析入手,循序渐进。第一本书,就是安德烈·科斯托兰尼的《一个投机者的告白》。对于很多人来说,这本书不似格雷厄姆的《证券分析》那样,有太多的债券知识,未免有些枯燥,这是一本能一口气读完的书,没有枯燥的技术分析,整本书简单易读,作者安德烈·科斯托拉尼在书中直言不讳说自己是一个投机者。

  本书的作者是德国最负盛名的投资大师安德烈·科斯托兰尼,他被誉为二十世纪的见证人和欧洲的证券教父。他在德国投资界的地位,犹如美国的沃伦·巴菲特。

  安德烈·科斯托兰尼1906年生于匈牙利,13岁随家人移居维也纳后,开始着迷于欧洲各种货币的不同变化,从而展开其绚丽多彩的投机人生。科斯托兰尼 35岁就赚得足以养老的财富,但过人的精力,使他不甘就此退休,转而发展第二事业,成为财经杂志的专栏作家,为德国经济评论杂志《资本》供稿长达25年。同时,他还写书出版,他一生共出版了13本国际畅销著作。

  追求金钱有罪吗?声称追求金钱不道德的人,动机多半不是期盼正义,而是出于忌妒。哲学家叔本华对金钱的描述最贴切,他说:「金钱像海水,喝得愈多,愈渴。」多数人是为了维持生计必须努力赚钱,但有人纯粹是为了拥有更多而赚钱,对他们而言,真正刺激的不是拥有金钱,而是赚钱的过程。每当科斯托兰尼投机成功,让他感到高兴的不是金钱,而是证明独特的见解是正确的。

  钱,属于狂热追求金钱的人。他必须对金钱着迷,但又必须保持一定距离,他必须疯狂爱钱,又必须冷静对待。用对的方法才能追求到金钱,就像船王欧纳西斯说的:「不应要跟在钱后面跑,要面对金钱。」这特别适用于证券市场,想赚钱不应追着上涨的股价,而是要面对下跌的指数。这个观念和巴菲特有点类似,可见投资或投机背后的智慧并没有差别。

  「过份吝啬的人不会成为百万富翁」,这一点不管是从实务层面,或是从智慧上来看都一样。过分执著金钱的人害怕失去所以不敢投资,当然也没机会致富。虽然继承遗产或中乐透能迅速成为百万富翁,但这些都是无法控制的随机事件,一般人想致富有三种快速的方法:

  长达八十年的交易经验中科斯托兰尼学到一点:「投机是种艺术,不是科学。」很多记者称他为证券交易教父,他不敢接受这个称谓,因为教父从不犯错,这一点他做不到。他自认只是一位年纪较大,有经验的交易老手,至于明天会如何他不知道,他只知道昨天和今天发生的事,不过这点就很占优势,因为许多人连这个都不知道。

  所谓投机家是有识之士,是三思而行的证券交易人士,能准确预测经济、和社会的发展趋势,并从中获利。这个职业意味着每天要迎接新的知识挑战,不断用心思考。遗憾的是投机家愈来愈少了,大多数人一进入证券交易所就变成疯狂的赌徒,他们当然会离财富愈来愈远。

  早在证券交易所成立之前,投机就存在了,许多有名的历史人物都嗜好投机,科学家牛顿、文学家伏尔泰、哲学家斯宾诺沙、经济学家李嘉图及凯因斯等,都曾投入投机世界。只要有人类存在,就会有投机和投机家,过去如此,未来也一样。每次证券市场萧条,大家对股票就会感到厌恶,但一段时间之后,又会遗忘伤痛,像飞蛾扑火般,再次走进证交所。所以不会死,只是暂时沈寂。

  在波动的股海中,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投机,原则是:「有钱的人可以投机、钱少的人不可以投机、根本没钱的人必须投机。」有钱人是指已经替自己和家庭做好准备的人,包括房子、子女教育金、养老金等。不过许多有钱人投机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迷上赌的滋味,这时必须记住,没有输不掉的财产。

  其次,收入如果只够生活之所需,就不能投机。只有投入不会动用的闲置资金才可能成功,因为从不会按牌理出牌,什么事都可能发生,观点正确总有一天会显现在股价上,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。期望从投机中获得稳定的收入,是不可能的事。

  经纪人是不可或缺的角色,他们靠佣金过活,因此首要任务是鼓吹人们不断交易。他们关心的首先是成交量,其次才是股价趋势,所以经纪人的建议最好小心。至于操作基金的经理人则乏善可陈,操作很少能超越指数。过去很红的套利者,利用时间和空间的价差套取利益,也已经快绝迹,市场中只剩下像赌徒般的证券玩家。

  证券玩家不配称为投机家,他们连最小的指数波动都企图捕捉,这类人永远不会消失,而且只会愈来愈多。长期来看,玩家迟早会破产,因为他们是赌徒,没有任何思索分析,没有任何战略,举止就像玩轮盘的人。在科斯托兰尼近八十年的证券交易经验中,从未认识过长期获利的证券玩家。但经纪人总是千方百计想把客户变成证券玩家,大肆宣传当日冲销。证券玩家虽然让人瞧不起,但对证券市场的运作却有其贡献,玩家愈多市场流通量愈大,让操作变得更为顺畅。

  投资者和证券玩家刚好相反,他们买进股票,然后留个几十年。长期来看,证券玩家永远是输家,而投资者不管何时进场,都属于赢家。科斯托兰尼虽然以投机起身,随着年纪增加,他也逐渐加入投资者的阵营。他诚恳的建议读者,应该加入投资者的行列,因为在所有从事证券交易的人当中,以平均而言,投资者的表现最好。

  投机者会随时注意各种影响基本趋势的讯息,包括新闻事件、金融政策、国际局势等,剔除次要的杂讯,像医生一样作出诊断,并据此制定周密的计画和策略。只有当讯息影响深远,动摇了预测基础,推翻原来的假设时,才会重新规画。总之,投机者有想法,不管正确与否,毕竟经过分析思考,这是投机者和证券玩家的基本差别。

  投机家随时危机重重,就像驾船航行在发财和破产之间,这时能引领他前进的舵手只有思考和经验。任何学校都教不出投机家,他的工具除了经验外,还是经验。科斯托兰尼认为八十年的操作岁月里,最宝贵的经验得自损失最惨重的交易。一名投机家一生如果没有破产两次,就称不上投机家。证券交易所就像一间昏暗的房间,那些几十年来一直待在屋子里的人,肯定比不久前才进来的人,更熟悉这房间。

  亏损和获利形影不离,而且终生陪伴投机家。成功的投机家在一百次交易中,获利五十一次,亏损四十九次,他就靠这差数为生。不过,每次亏损的交易都能让经验获利,投机成功时我们会飘飘然自以为是万能的神,只有惨败才能让人回到现实,深刻分析错误所在。科斯托兰尼强调,没有破产两次以上的人,就没资格冠上「投机家」的美名。